人文浙江 源远流长

发布时间:2013-11-13

       从区域历史文化入手编写一部既具有浙江特色,又具有深刻全面的历史文化内涵、老少咸宜、雅俗共赏的历史人文读本,帮助领导干部了解和梳理浙江本地的历史传统和文化资源,提升人文素养,开拓人文视野,增强文化自信,激发文化自觉,为繁荣和丰富当代的先进文化建设活动、规划和指导未来的文化发展蓝图、增强文化软实力提供思想养料、源头活水和精神动力很有必要。2011年11月,为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的讲话精神,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启动了“浙江历史人文读本”课题研究。浙江社会科学院历史所、文化所、哲学所、经济所、《浙江学刊》编辑部、科研处、地方志办公室的骨干科研人员和浙江文化艺术研究院、杭州师范大学历史系的专家学者共15人承担书稿撰写工作,浙江古籍出版社负责编辑出版。

  《浙江历史人文读本》立足浙江本地实际、突出浙江区域特点。整套丛书由八个分册二十五个专题组成。该丛书可为我省的文化强省建设激活历史信息,提供人文样本,构筑文化底色,丰富文化内涵;可向广大领导干部展示优秀的浙江地域文化传统、光辉的浙江地域文化精神和灿烂的文化创造成就,激发作为浙江人的自豪感,增加责任感;可用浓缩的历史人文精华充实文化知识,提升人文修养,培育开展现实文化建设所需之职业素质;亦可作为浙江和相关部门的礼品书供对外交流之用,或作为案头书查阅相关史料、事件、人物、数据,起浙江文化词典的作用。

人文浙江 源远流长

  张伟斌 陈 野

  浙江历史的变迁和文化传统的形成,并非同一文化要素的简单累加和重复,而是在其精进图强的历史步伐中,通过开拓创新的创造活动得以实现,并因此自然地生发出十分鲜明的勇于开新造大、敢为天下先的文化价值取向,且已成为浙江文化传统中最具地域特色的精义。如果我们深入地去探究,可以看到如下种种鲜明的文化特征。

  捍卫主权 反抗侵略

  “夫越乃报仇雪耻之乡。”在浙江历史上,爱国主义是浙江文化的生命线,捍卫主权、反抗侵略、抵御外侮是浙江人民的优秀传统。陆游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;于谦为了力挽狂澜于既倒,不惜牺牲一己的仕途乃至生命;抗倭名将戚继光在浙江招募和训练“戚家军”,在台州九战九捷,平定倭患。近代浙江人民在反封建反侵略斗争中前仆后继,可歌可泣。鸦片战争中壮烈殉国的“定海三总兵”彪炳千秋;“鉴湖女侠”秋瑾“夜夜龙泉壁上鸣”的诗句,激励了无数中华儿女以天下兴亡为己任;嘉兴南湖上的红船,刘英、张秋人、俞秀松、宣中华等革命烈士的舍生取义,更彰显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展的谋取民族独立、国家解放、人民幸福的革命斗争中浙江儿女的光辉业绩。

  求真务实 经世致用

  求真务实是浙江文化的本质内核。求真务实蕴涵着科学求真,越王剑、通济堰、捍海塘、秘色瓷、印刷术、钱江桥,都是浙江科技史上的光辉成就;毕升、沈括、杨辉、李之藻、李善兰、茅以升,都是浙江科技史上的著名人物。求真务实蕴涵着思想求真,东汉王充对当时散布虚妄迷信的谶纬之学、虚论惑众的经学之风的严厉批判和抨击,明代王阳明对理性自由和人性解放的要求,晚清章太炎“学所以经世,固非空言著述”的主张,无一不是浙江文化精神中“追求真理”“实事求是”本质内核的体现。

  义利双行 达观通变

  义利文化观是浙江历史文化精神的一大特色。宋代以叶适为代表的永嘉事功学派倡导“义利双行”,用道德伦理引导对现实功利的追求,用现实功利检验主体对价值观、道德信仰理解的有效性。在这种“义”“利”文化观的熏陶下,浙江人及其商业活动,用经营生产造福社会;同时又以“道义”规范经营生产行为,保持了悠久的“讲信修睦”的传统,哺育出许多誉满海内的老字号、老品牌。

  创新开拓 百折不挠

  浙江是历史上盛产具有创新精神的思想大师之地。陈亮、叶适的事功之学,王阳明的心学,黄宗羲的政治学说,章学诚的“六经皆史”之论,龚自珍的变革启蒙思想等等,都是浙江文化富于创新性的表现。

  作为新文学运动的奠基人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将,鲁迅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对吃人的封建礼教和制度作猛烈地揭露和批判,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;勇于以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为己任,以一生精力和独立人格进行充满韧性的奋斗和努力,为浙江文化传统增添不屈的风骨、独立的人格、批判的精神和自辟新路的理念与勇气。他不仅为中国文化开拓了新路,也为家乡人民留下了一份创新进取的宝贵思想财富。

  兼容并蓄 自强自立

  凭借濒临大海的地理优势,浙江文化在持续的中外文化交流中逐渐成熟,培养出兼容并蓄的海洋个性。我国古代早期对外交流以贸易为主,浙江生产的茶叶、丝绸、青瓷等物品成为文化向外输出的物质载体,进而带动人与文化的交流,既引导了外部世界对中国文化的认知,也是浙江文化自我更新、自我丰富的重要途径。马可·波罗、利马窦、卫匡国、马戛尔尼等西人纷纷来到浙江,天台山佛教文化、径山茶文化、温州华侨、留日学生群体等等,都是浙江文化走出去的典型。

  澄怀观道 直面现实

  浙江的文学艺术很好地体现了中国文艺独特之“道”的各个方面。王羲之等魏晋士人洒脱旷达的艺术境界,黄公望等文人画家的山水情怀,龚自珍《己亥杂诗》对制度的批判、国运的担忧、思想的启蒙,抗战文艺的蓬勃兴旺,兰溪诸葛八卦村、浦江郑氏义门、俞源太极星象村等古村落的建筑形制,都向我们展示了浙江文化艺术的深厚内涵。她既在哲学思辨的境界里升华,澄怀观道,为中国文艺传统提炼和奉献了众多具有中国特色的美学概念、范式、结构形式、表现手法,又在现实生活的沃土中扎根,观照现实,直面人生。

  天人合一 人我共生

  浙江漫长的海岸线及其潮汐侵蚀之下的变化、破坏性热带风暴的侵袭,都是大自然发出的挑战。为了降伏不羁的大自然,浙江人民修建了庞大、复杂的水利系统,孕育了发达的水利文化。如果说大禹疏导治水是追求与自然和谐意识的萌动与最初实践,西湖的开发则是浙江人民在发展中改造自然、在改造中保护自然的典范。西湖经钱镠、李泌、苏轼、白居易、杨孟瑛、阮元等人的疏浚治理,呈现出旖旎秀丽的韵致,以其精致和谐的人文风情,构筑成人间天堂的特色。河姆渡原始艺术中精美神秘的“鸟日同体”纹饰,良渚文化中繁缛威严的神人兽面纹,都体现了浙江人热爱自然、赞美自然和融入自然的美好情愫。

  知行合一 修身齐家

  思想学术丰富深刻的浙江,必然具有自己独特的哲学思维。这就是王阳明的哲学观点。“知行合一”强调知即是行、行即是知。人不仅要对自己的行动负责,而且要为自己的思维活动负责。正确认知的最终确立,须得以付诸实践检验为终点。“致良知”认为个体的“知”只有通过与社会事物的复杂关系的展开,体验情绪的冲击、思维的跳跃,通过实践检验其“致良知”的进展与效果,才是真“良知”。由此,方能从道德范畴的“修身”出发,逐步实现“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社会理想。

  (此文为《浙江人文历史读本》导言 本报有删节)

http://zjrb.zjol.com.cn/html/2013-11/01/content_2390720.htm?div=-1

 


来源:浙江日报 浏览量:639